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魔鬼的体温_ 81 教授

时间:2021-05-26 17:1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藤萝为枝小说魔鬼的体温 81 教授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别墅吹来的山风很凉,邵月抹着泪:“是我陪你走过来了, 霍旭, 六年了, 我们在一起六年了, 你现在告诉我是口误?”

    霍旭说:“抱歉,我最快压力真的太大了,你知道姜华琼那个疯女人打压人多厉害。宁愿两败俱伤也不让我好过。”

    邵月仔细看着他的表情:“你在撒谎,你刚刚想着她, 很舒服吧?”

    霍旭脸色变了变:“邵月!”他第一次觉得这样不耐烦, 霍旭甚至在想,公司的事情本来就够累了,回家还要应对这个女人,他完全没了耐心。

    霍旭声音一下子冷戾下来, 邵月的心也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霍旭说:“你说的没错,我们在一起六年, 所以我不会抛弃你。至于跳楼这种把戏, 不要用在我身上。邵月, 我不小了,不是才十多岁的男的。贝瑶的事, 你再提一次试试。”以为他心里很爽吗?那个女人嫁给一个残废也不嫁给自己!

    霍旭第一次这么直白地说出这样的话, 邵月浑身发凉, 没错, 霍旭已经成长了。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,他接手了整个霍家已经足足一年多, 心越来越狠,放在以往,他怎么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以前只要自己一哭,霍旭就会连忙哄她,什么要求都能答应。而现在他因为一个得不到的贝瑶,竟然连面上的功夫都不做了。

    邵月走下窗台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霍旭也不看她,径自走进浴室洗澡了。

    邵月冷笑,男人啊,疼你时是心头宝,不爱你时是地上草。然而她也不蠢,知道现在还能和姜华琼对抗一时的只有霍旭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时过了呢?他们又要往哪里躲?邵月心里再清楚不过,霍旭输给姜华琼,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或许,她是时候为自己打算了。

    邵月特别不甘,一想起贝瑶,她死死捏紧床单。凭什么呢,她陪了霍旭整整六年,最好的青春都在这段时间了。

    可是贝瑶什么都没做,就把霍旭勾得魂牵梦萦。

    哪怕霍旭嘴上不承认,可是邵月跟了他这么多年,哪能不明白什么话是真是假?

    而且不仅是霍旭,听说她那个新婚丈夫也特别爱她。那个男人不是残废么?娶这么一个大美人,他承受得起?可是这也是邵月最后能给自己的安慰了。

    邵月哪怕只和贝瑶见过一面,可是总觉得自己的人生,败在了这个女人身上。最可恨的就是,她在背后恨得咬牙切齿,贝瑶却连她是谁都可能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邵月听着浴室哗啦啦的水声,把枕头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研究所的工作很忙,裴川来得再早,一忙起来就会忙到下班时间。

    研究员大多都知道他新婚,成铮海以前也是这个研究所的,有人打趣道:“小裴啊,没带着你妻子去度蜜月?”

    裴川在装芯片,闻言手指顿了顿。

    那个研究员笑得不行:“刚刚给你说什么你听不见,一提到你妻子你就听见了。我说年轻人,工作不要太拼命,该陪陪人家就陪陪人家。”

    他们总觉得裴川是工作狂,一个很年轻的研究员,才二十三岁,这么老气横秋做什么。

    虽然研究所也有位博士,为了他的菌株,据说新婚夜都开车来了实验室。

    然而科学狂人不顾家也不行啊。

    因为裴川在c市老家完婚,大家都没见过他的妻子。基本上裴川结了婚就来了研究所,什么蜜月期都没有。以至于大家统一觉得,裴川也是个工作狂。

    裴川装好芯片,眸光微垂:“她要上学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很意外,那么小啊?

    所以不是裴川不想去,是他妻子那边不方便。几个前辈对视一眼,心中都了然。

    才结婚,小娇.妻却天天上学,估计裴川心里也是有哭说不出的。

    有个也是搞电子科技的研究员叫刘茂,刘茂问:“哪所学校啊?”

    裴川手上动作不停:“b大。”

    刘茂笑了,走过来拍拍他的肩:“给你个机会要不要?”

    裴川抬眸。

    搞这行的不用像隔壁一样成天戴着口罩穿着防护服,然而裴川冷峻的五官看着没有人情味极了,活像个工作机器。

    偏偏他也能干,许多别人搞不懂的思路他都能弄懂。研究所的前辈们都稀罕得不行。

    刘茂说:“你看我们研究所很少放假,b大校长是我弟子,上周邀请我去他们学校做讲座。周末我女儿回来,我要去接机,要不你去呗?”

    裴川点头,面上终于带上些笑意。

    研究所的人忍不住笑。

    刘茂也乐了:“那要不讲座也不整了,反正你最近做软件嘛?你去给他们b大的讲课算了?我给小赵说一声,你去代课代个半个月呗?”

    这个操作……

    明显是开玩笑调侃裴川的,哪有搞科研的去大学讲课?

    裴川说:“我没有大学文凭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是很平静,大家才一怔,平时都知道他很牛逼,然而就是因为太牛逼,大家才忘了这个“高考状元”大学生活都没体验过。

    刘茂本来是开玩笑,现在也有些同情他。

    他说:“没有文凭算什么,你从咱这里出去,怎么别人都得称一声教授!这样,你就去大学代课半个月,就当体验学校生活了嘛,你看学生都不用做,直接去做教授多厉害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很友好。

    “小裴去吧,最近研究所又不忙!”

    “你前段时间做的东西刘茂一个月都做不出来,放心去!”

    刘茂笑道:“说什么呢你!我是你前辈。”

    裴川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嘿,客气什么,你们新婚嘛,你去学校还可以陪陪她。”
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裴川心里有了点怪怪的感觉,国家能给他这个机会,他心里不是没感触。可是成长经历,让他觉得这份工作可有可无,甚至研究所的工资并不算特别高,至少在他看来,养瑶瑶是不够的,所以他平时都是抽空自己做额外的软件卖钱。

    然而这是第一次,他在社会上也体会到了别人的善意。

    五月初,刘茂帮裴川给b大校长说好了。

    校长特别高兴!简直高兴疯了好么!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第一科学研究所的人,能来给他们学校开个讲座都是极其光荣的事。毕竟“科学家走进校园”这样的事都可以上新闻的,没想到这次请来的教授,竟然愿意过来讲课!

    对于整个学校来说,这都是大好事。据说那位研究员特别年轻。

    术业有专攻,裴川过来自然是给计算机学院的同学讲课的。

    因此提前两天校长就联系辅导员,风气一定要正!一定得对过来的教授非常尊重!

    毕竟研究员出来的“教授”是尊称,和大学老师的高级称谓不同,那些都是为国家和社会进步做贡献的人。

    辅导员也高兴啊,这种级别的教授,听他一堂课,简直受益好几年。

    校长咳了咳:“听说那位教授脾气有点怪,话少,平时也不怎么笑,不怎么擅长和人相处。所以除了风气,纪律还要整顿一下!”

    辅导员说:“那是!这个级别的嘛,多少有点怪脾气,放心,我回去就给他们老师沟通,裴教授上课,直接与专业成绩挂钩!”

    校长满意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不是特别担心,毕竟但凡有脑子的学生,也知道听课大有裨益,不敢闹出什么幺蛾子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贝瑶这几天半期考试,大学和高中初中不同,这两天考试都是晚上考,因此贝瑶也没回家。毕竟考完再回家都很晚了,她自己回家不安全,她也知道裴川在研究所很辛苦,不让他接送,等自己考完就回家住。

    考试考了三天晚上,第四天解放的时候,学校都在说一件大事!

    大红横幅拉起来——“热烈欢迎裴川教授莅临我校!”

    通知版上这个消息也滚动个不停。

    王乾坤看到消息回来,羡慕地说:“计算机系的好福气啊,你说我们什么时候也能听一听行业大亨的课?”

    他们专业还在考试的时候,裴川都上了两天课了。

    王乾坤说起行业消息,特别感兴趣:“但是特好笑的是,听说那个教授很年轻,比学生也大不了多少,却性冷淡一样的,计算机有个女的叫段悠,以前还和贝瑶一起参加过校花评选,票数得了个第三。她屡屡去问教授问题,那位教授都说,‘下课时间,去问你们老师’。哈哈哈哈真他.妈尴尬!”

    贝瑶没出门,在自己给裴川做生日礼物,闻言好奇道:“计算机类的研究员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不是程序猿类的男人都比较直男啊?”

    秦冬妮笑着说: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王乾坤耸耸肩:“那可能是‘裴教授’性冷淡,看不上美女。”

    秦冬妮很感兴趣“性冷淡”的男人,她说:“下午我也去蹭一下计算机系的公开大课听听。”

    贝瑶听见“裴教授”三个字,下意识问:“裴教授叫什么?”

    王乾坤一回想,“裴川吧好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是她家的裴川吗?

    贝瑶觉得很有可能。

    以至于下午秦冬妮要翘了专业课,贝瑶说:“我也去。”

    秦冬妮瞪大眼睛:“瑶瑶你什么时候也对八卦感兴趣了?”

    贝瑶不知道该怎么说,万一只是同名,会非常尴尬。

    秦冬妮也不纠结这个:“赶紧赶紧,他的课人肯定特别多,我们去抢个前排。”

    王乾坤是不去的,她只对医学感兴趣,单小麦不敢去,她觉得去别人班上很尴尬。

    然而贝瑶和秦冬妮到的时候,多媒体教室已经密密麻麻坐不下了,还有自己搬了板凳在走廊听课的。

    秦冬妮: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时候还没上课,贝瑶也跟着往里面望了望。

    不知道谁惊讶地喊了声“贝瑶”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视线就看了过来,秦冬妮忍不住笑,呐,校花的名气也很大。

    前排有个男生站起来问:“我们这里还有位子,你们要坐过来吗?”

    贝瑶刚要摇头,她就看一眼是不是裴川。

    秦冬妮已经拉着她的胳膊挤了过去:“谢谢同学!”

    那个男生看着贝瑶红了脸:“不客气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过了会儿男生的室友风风火火跑过来,发现男生占的位子让给贝瑶了。几个人咬牙切齿——尼玛友谊抵不过美色是吧!

    男生时不时偷瞥一眼贝瑶,也不管室友们刀子一样的视线了。

    大教室里叽叽喳喳,贝瑶在听后面的女生说话。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“裴教授长得蛮帅的,他估计就二十来岁吧?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他讲课好深奥,和我们课本完全不一样啊!”

    “他讲的是‘黑客’知识!声音很好听,像是低沉的大提琴,低音炮秒杀我啊!”

    女生笑闹:“别意.淫了,人家就是来讲几节课的,你看段悠主动凑上去‘请教问题’,人家眼皮子都不抬,你能比得上段悠吗?”

    上课铃声响起前一秒,有人说:“裴教授来了!”

    贝瑶也往门口望去。

    五月初夏,他穿着白衬衫,什么都没拿走进了教室。

    因为小腿戴着假肢,他走路很缓慢,然而在不知情.人眼中,成了一种傲慢冷淡的气质。

    他一进来,几乎所有人都安静了。

    裴川没看下面密密麻麻的人,拿起粉笔:“补充讲‘esolang’编程语言。”

    果然如女生们所说,他声线很冷淡。

    贝瑶认真看着他,男人拿起粉笔,他的字写得很大气有力,速度也很快。她看着他背影,眼里似有细碎星星。

    “性冷淡”的教授不习惯电子笔,像个老古板,全程用粉笔。他讲的全是操作性的总结,没有丝毫保留,尽管大多数人听不懂,可是不妨碍他们知道裴教授讲的东西牛逼。

    大家都安安静静做笔记。

    秦冬妮小声问:“瑶瑶,你听得懂啊?”

    贝瑶摇摇头。

    秦冬妮:“……”那你看得好认真,眼里带着温柔的笑意。

    下一刻,因为秦冬妮说话,那位教授转过身。

    他一眼就看见了第三排的小娇.妻。

    裴川愣住了。他怎么也没想到在计算机专业课上看到贝瑶,他知道她这两天考试,没敢打扰她。

    虽然很想念,可是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忍”和“退让”这样的情绪,约莫是他一辈子做过最多的事。

    贝瑶双手撑着下巴,杏儿眼亮晶晶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在上课,她不能说话,裴川却看懂了她眼神里的崇拜。

    到底是男人,女人的崇拜永远是难以抵抗的东西,裴川克制地抿抿唇,眼里铺开笑意。刘茂说得没错,毕竟是新婚,哪能不想娇.妻?她回学校考试的日子,他每天依然按时回家,做梦都在想她。

    教室里有片刻安安静静的。

    后排女生呆呆看着讲台上的男人,他是笑了么?是吧!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